租賃保理法律專(zhuān)遞20200727

發(fā)布時(shí)間:2020-07-30 13:40:40 信息來(lái)源:Learn租賃保理 閱讀次數:




本周案例——租賃


浩瀚(上海)融資租賃有限公司與上海皆悅文化影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程長(cháng)仁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審)

審理法院: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

號:(2019)滬0115民初13365


【案情簡(jiǎn)介】

2016年812日,浩瀚租賃與皆悅文化簽訂《售后回租合同》,約定:皆悅文化為融通資金用于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將自己所擁有的、未設置質(zhì)權或其他他項權利、不存在權利瑕疵的除署名權、榮譽(yù)權等人身權利之外的著(zhù)作權(作品類(lèi)型為電影作品和以類(lèi)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chuàng )作的作品、作者及原著(zhù)作權人為皆悅文化、著(zhù)作權取得方式為原始取得、評估價(jià)值為1,460萬(wàn)元、轉讓地域范圍全世界范圍、協(xié)議轉讓價(jià)300萬(wàn)元)出售給浩瀚租賃,同時(shí)向浩瀚租賃以融資租賃形式回租使用。

同日,浩瀚租賃與皆悅文化簽訂《著(zhù)作權轉讓合同》,約定:皆悅文化將上述作品及皆悅文化未來(lái)可能形成的一切新作品的,除發(fā)表權、署名權、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等人身權利之外的所有著(zhù)作權財產(chǎn)權轉讓給浩瀚租賃,同時(shí)浩瀚租賃以融資租賃的形式許可給皆悅文化使用。浩瀚租賃支付融資款項,皆悅文化出具《租賃物所有權轉移證明》,項目正式起租。2016816日,浩瀚租賃與皆悅文化就上述融資租賃辦理了動(dòng)產(chǎn)權屬統一登記。

后皆悅文化未能按時(shí)支付租金,浩瀚租賃向浦東法院提起訴訟,主張合同加速到期。

【法院觀(guān)點(diǎn)】

以著(zhù)作權為租賃物的“融資租賃合同”不構成融資租賃合同關(guān)系。本案中,原告與被告皆悅文化傳媒公司簽訂的《售后回租合同》的性質(zhì)應屬于借貸合同,原告已履行其出借資金義務(wù),被告皆悅文化傳媒公司未歸還原告借款,顯屬違約,應承擔相應還款責任。

【律師解讀】

純粹的知識產(chǎn)權能否作為租賃物?浦東法院在本案中給出了否定答復。而北京順義法院(2019)京0113民初16168號判決書(shū)卻給出了相反的結論,認為純粹以著(zhù)作權為租賃物的融資租賃法律關(guān)系成立。福州鼓樓法院(2018)閩0102民初4564號判決書(shū)也持相同觀(guān)點(diǎn)。不同法院對這一問(wèn)題有不同的認識,其原因有二:1、法律法規未能明確知識產(chǎn)權是否是適格租賃物;2、不同地區的知識產(chǎn)權融資租賃政策不同。

從政府政策來(lái)看,國務(wù)院在《關(guān)于加快融資租賃業(yè)務(wù)發(fā)展的指導意見(jiàn)》(國辦發(fā)〔201568號)指出,“加快重點(diǎn)領(lǐng)域融資租賃發(fā)展…拓寬文化產(chǎn)業(yè)投融資渠道”?!秶鴦?wù)院關(guān)于全面推進(jìn)北京市服務(wù)業(yè)擴大開(kāi)放綜合試點(diǎn)工作方案的批復》(國函〔201916號)明確,“試點(diǎn)著(zhù)作權、專(zhuān)利權、商標權等無(wú)形資產(chǎn)融資租賃”。不同地區知識產(chǎn)權融資租賃的認可和扶持程度存在差異,這會(huì )影響到當地法院對知識產(chǎn)權融資租賃的態(tài)度。

從法律法規層面來(lái)看,法律、行政法規未對租賃物范圍進(jìn)行限制,銀保監會(huì )的相關(guān)文件對租賃物范圍做出要求,具體規定如下:

由此可見(jiàn),《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原則上將租賃物明確限制在固定資產(chǎn)內,但其第51條允許例外情形存在,保留了靈活解釋和各地金融創(chuàng )新的空間。

因此在銀保監會(huì )或相關(guān)法律法規有進(jìn)一步解釋前,知識產(chǎn)權能否作為租賃物各地政策不一,知識產(chǎn)權融資租賃存在被法院認定為民間借貸的法律風(fēng)險,融資租賃公司需結合當地政策規劃,做好知識產(chǎn)權融資租賃業(yè)務(wù)安排。



監管動(dòng)態(tài)

2020年528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huì )第三次會(huì )議通過(guò)《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下稱(chēng)“民法典”),民法典第三編第二分編第十六章為保理合同。

【內容摘要】

第七百六十六條 當事人約定有追索權保理的,保理人可以向應收賬款債權人主張返還保理融資款本息或者回購應收賬款債權,也可以向應收賬款債務(wù)人主張應收賬款債權。保理人向應收賬款債務(wù)人主張應收賬款債權,在扣除保理融資款本息和相關(guān)費用后有剩余的,剩余部分應當返還給應收賬款債權人。

【律師解讀】

按照保理商是否需要承擔應收賬款的信用風(fēng)險,保理的業(yè)務(wù)模式可以分為有追索權保理和無(wú)追索權保理。有追索權保理是指保理商在應收賬款到期后可以要求原債權人回購應收賬款或歸還保理融資款的業(yè)務(wù)模式。民法典第七百六十六條明確在有追索權保理業(yè)務(wù)中,保理商既可以向原債權人行使追索權,也可以向債務(wù)人主張債權。

那么保理商能否同時(shí)主張兩種權利?民法典和現有的法律法規未對該問(wèn)題有明確規定,理論界則存在正反兩種觀(guān)點(diǎn)。反對者認為保理商行使追索權的基礎在于保理合同,向債務(wù)人主張債權的基礎是底層合同,二者的權利基礎不同,因此只能擇一行使,并且允許保理商同時(shí)主張會(huì )構成重復受償;而支持者認為有追索權保理的本意在于保理商避免承擔應收賬款壞賬的風(fēng)險,同時(shí)向二者主張權利符合這一業(yè)務(wù)模式的目的且具有合同依據,法院只需在判決中明確保理商的受償范圍即可避免重復受償的情況出現。

目前,司法實(shí)踐總體上支持保理商可以同時(shí)主張權利。最高院(2014)民二終字第271號判決書(shū)認為,“在有追索權保理業(yè)務(wù)的框架之下,當債務(wù)人不償付債務(wù)時(shí),保理商并不承擔該應收賬款不能收回的壞賬風(fēng)險,追索權的制度設計相當于由原債權人為債務(wù)人的債務(wù)清償能力提供了擔?!P(guān)于保理商只能擇一主張權利的抗辯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最高院(2019)最高法民申6143號裁定書(shū)也持相同觀(guān)點(diǎn)。